2023年9月

整理了下账单,又注销了一张信用卡,目前在用的信用卡只有广发,某东某音都用这个付,某宝和线下支付用某呗。欠款除房贷都集中到丰收互联的卡上,这样每月还多少用多少就很清晰。

之前给我宝家里人做的拆除清运地图定位,审核没通过,选择放弃。宝说整虚假的东西,从一开始就制造了诚信危机,不能这么干。我反省了下,觉得他说的对,以后这样的小聪明不能有,踏踏实实的做事。

昨天各平台参考他人的经历和资料,整理了服务项目、服务流程和工程合同,发在了某音、某书、某鱼上,后面让他们拍施工对比照片,我再陆续更新。用的另外的手机号注册的,后面做的有效果,过年回去交会他们用。并且过年如果有活儿,我得跟着去,参与整个流程,补充合同和其他事宜。

然后是老吴的生日,农历818,知道的比较晚,选了一个甜甜圈抱枕,估计得国庆后才能做完。加入备忘录,往后每年得准备啦。

这么算算年礼也需要准备起来啦。

最后是主职业的提升计划,研究下。


哦,对了,最近早起跳绳啦。这是我找到并认可的,目前来说最合适我的运动方式。始于上周六的检查结果,因为息肉还小,现在怀孕不受影响,等息肉大了就比较麻烦。加上甲状腺结节逐年增大,万一发展成恶性的,切除后得终年吃药,对怀孕有影响。

然后由于检查出双侧卵泡偏多,影响成熟卵泡生长发育排出,怀孕也比较难。

于是,下决心要锻炼啦,好在之前有过三个月坚持运动的记录,这次开展很有信心。

9月体检做了ct,准备等明年4月后开始备孕,我要好好加油啦,给自己一个健康的身体,给宝宝一个舒适的“育儿舱”。

嗷嗷,写到这里,突然想到,昨晚做梦,有一个小女娃(超小一只),我给装包里,小心背着她去上学。哈哈哈,非常可爱,很有可能是昨天傍晚,电话里给我爸妈讲,当年花生没睁眼到时候,我带公司,偷偷揣袖子里去厕所给她喂牛奶的经历,让我做了这个梦。真怀念啊。

接着上篇的思考,我读到了这篇:好的产品经理,应该有什么样的特质?

其实本质就是,公司里必须得有一个人,不是站在公司角度,而是站在用户角度,代表用户的利益。不能让他们都说了算。

看到这句话,我好喜欢,要记录下。如果一个单位的话语者都是这个样的人,那一定很好玩,哈哈。

为了用户的利益,据理力争。别那么容易妥协。
并且要知道什么需求是可实现的,什么需求是天方夜谭。

不管是互联网产品,还是实物产品,都要挖掘需求。
所有的需求,都源于底层的欲望。
生活里很多文化、习俗、规范,其实是对底层欲望的社会化封装。

做产品的严父,做需求的慈母。

未能实现的欲望 + 科技创新 = 明天的需求。
科技的进步,会让所有的产品,都值得被重做一遍。

峰终定律:用户对一项事物的体验之后,所能记住的就只是在峰 (高峰)与终 (结束)时的体验,而在过程中好与不好体验的比重、体验时间的长短,对记忆的影响不多。
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先保证不触犯用户的忍耐底线,然后集中配置资源,在“峰终”两个关键节点做好服务。

善良比聪明更重要。
用户需要被真诚地对待。

读完了,记录了一些句子,“用户需要被真诚地对待。”这句最佳。

咋说呢,关于上篇主职业的选择,结论来的很快,不需要再问他人,甚至问自己。兜兜转转,冥冥之中还是产品设计者(我喜欢这么称呼她)。原本以为会有很多选项,会很为难,但是当开始认真想这个事情,脑子里蹦出来的只有且仅有这个。

有点好笑,哈哈,命运真的是奇妙又深不可测啊。

大学在天津,专业是产品设计(实物偏工业设计),但没好好学过,也没想过以后要做这一行。毕业后想做虚拟vr有关的东西,在北京进了一个做全景拍摄的单位,因为是小部门加我就两个人,干了半年单位被收购,成了一家金融公司的平面设计,打打杂。半年后辞职,了解了市场行情,觉得产品经理有趣工资还行,学了一周的原型软件就去应聘了。入职的产品助理,还是打打杂,由于管理者喜欢加班也喜欢员工呆着加班,一周后我就离职了。想离家近点,就搬来了杭州,入职了现在这家卖安防设备的单位,日常打杂,理门禁访客等软件的需求出原型图出手册。

真的是一路打杂,很少忙活儿,大部分时候比较闲。这也使我在精神层面的思考会更多(虽然进展慢,哈哈,但有进步),整个人的状态渐渐平和稳定,我想这对我今后的人生走向至关重要。

好的,接下来是明确升级的方向和目标,制定训练计划喽~~

在思考生活和挣钱恰饭的关系。比如手作是爱好是生活,如果要用这个技能去挣钱,是否能力达到,是否对得起购买者的付出,是否会因为追求更多的利益而使爱好变了味道。

于是我去搜了下其他人是怎么平衡两者的,发现有把爱好纯当爱好记录的,然后给不相干的品牌打广告赚钱的,还有的是扩大手作数量,拉上家人朋友一起做的。

我不知道哪种是更好的方式,或许需要根据个人情况,尝试后做调整吧。

内心的期望与现实的能力需要达成统一,否则会冲突,无法自洽。还是得挣认知/能力范围内的钱,踏踏实实的。

既要又要是很可怕的事,欲望像滚雪球,两边拉扯,不是智力心力超群者难以完美协调。显然我不是这类人,过去、现在、将来都不会是。配置的算力和存储空间都比较一般,我这一生啊,只能懂我想懂的事,即便努力去记忆也终将会遗忘。

所以,认清了现实,学会放大抓小。世间美好有趣的事情太多,不是所有东西我都有能力看明白学得会。和我有缘的一切,会自然聚来身边,珍惜并把更多的时间用来探索这些,才能使内在的“我”更加凝实。

那么,需要选定一个主职业(在未来有竞争力的),不断提升能力,获得符合市场供需的报酬,用于恰饭。其他的都是爱好,感受体悟人生的方式,一切以爱好产生的价值变现,是偶发的随机的,与其本身价值相符的,很少主观人为干涉的。

正经挣钱和爱好生活分开,是符合我性格和价值观的方式,很庆幸,这个结论对现在的我有帮助,很遗憾明白的有点晚,主职业还不知道选什么,少了过去很多年的时间去磨练升级。

好的,接下来的时间需要选出主职业候选,逐一去训练测试,看看目标时间内的达成情况,找到天赋点更强的那个胜出。

候选从我过去接触过的里出,还有家人朋友的建议,问问他们眼中的我适合做哪行。

由于他们变动的能量,上升双鱼座愿意接受他人提出的任何行动计划。就像变色龙一样,他们能轻松适应各种新环境。他们经常改变主意,因为他们缺乏结构和稳定性;他们缺乏坚实的基础和对未来的规划。

这段归纳的很到位,记录下来。

太阳、月亮、上升构建了一个普世有效、简单易懂的人类心智模型,分别代表自我、本我、超我,也就是个性、个性背后的灵魂、人世间所戴的面具。按照表现深刻程度来讲,上升星座是你在社交中给他人的第一印象,太阳星座是你在好朋友们面前的样子,而月亮星座是你在卧室里没有任何隐私的样子。

太阳双子、上升双鱼,从性格数据统计中看,有很多不稳定的特质,全靠月亮金牛在中间调和。要想更加的稳定发展,得多多发掘月牛的品质。这也意味着,保持真诚,不带面具,表里如一,为最佳。


今天和3.5整理的这句话还挺好的,也记录下:

妄念滔滔,因由各异,同承疾苦。强求无念,却难止于心,何妨念得清楚。

众生皆苦,缘由各异,其根本还是因为妄念。想要摒弃这些念头,很难做到,唯一可以做的是观,逐一去了解并清楚这些念头是什么?来自哪里?去往何方?


今天是例假第二天,情况OK,不太疼。看来吃药有效果,这周六再去做个b超,看看下一步的治疗方案。

这次配药,医生问:要不要给你浓煎,会很苦。我答:没事儿,都是苦的无所谓,煎吧。药上午送达了,晚上回去喝,怎么说呢,现在有点忐忑,感觉这个潇洒要装过头了,预感会不好下咽😅

我老家结婚第一年的中秋需要走亲戚叫人,又得在农历的八月初赶早。于是上周末带我宝一起回娘家啦,从某东买了月饼、枇杷蜂蜜、香飘飘(我爸爱喝)、茶叶、药酒(对老妈四肢僵硬麻木有效果)、鱼油、芒果、橙子、牛奶,还有烟酒店的雨花石两条,我爸抽细支的,问了公司男同事,推荐的这个。

一切都很顺利,大家都开开心心的。我爸说杭州的阳光利群可以,下次给他带。

还有我宝他爸婚前带过来的,河北老家那边的钻石玫瑰、微时代,我爸说味道很淡好抽,我查了下才一百多一条,良心价啊,可惜这边买不到,过年回宝老家给我爸多购置一些。

其实他21年底刚做了心脏支架,不宜抽烟。他都懂,但这是他的选择,他认为这是无聊的人生中少有的乐趣,我除了让他控制点量,就是给他找找清淡的烟。

不知道他接不接受增加养宠物鱼的爱好,我先行探探路,等生了鱼仔带回去让他养养试试。

我妈又换了个工作,早上7点到下午3点,一周休一天,比之前的工作轻松,还有认识的朋友在一起工作,为她感到开心。

她这一生总是片刻不停的在忙碌,我有点心疼,但也知道这是她选择的路,陪伴和提供她需要的帮助,是我可以做的事。

然后是我啦,下一步是走出来,接触人群,增加外部反馈,更多的行动,去尝试并找到自己适合走的路。

在某多看到有卖观背青鳉卵的,搜了下这个鱼的饲养指南,冷水鱼皮实很好养。

我动了国庆回去给我爸安排上他的养鱼事业的念头,如果可以会在某音上记录老爸养鱼的经历,让他看到外界的反馈,让养鱼事业不会那么无聊孤单。情况好的话,有其他网友的爸爸也养这个,还能给他找一些可以交流的朋友。

其实这个模式也适合我妈,她可以做缝补手工,也是她一直想要做的事。

网络的声音嘈杂,我自己也是怂蛋,并不喜欢曝光任何自己的生活,即便熟人圈也极少,很怕业力的纠缠。

但对他们来说,随着年纪增大,和外界接触太少了,有些闭塞,生活单调无聊。

当然这些是我的设想,或许我可以为他们打开一扇窗,窗外世界的好坏应由他们自己评判,是否走出去,也应由他们决定,我更多要做的是陪伴和经历。

OK,在实现他们两个的计划之前,我需要先自己尝试走出去,积累一些经验。

这个个站也需要改变了。

今早读到这篇,对这个词(PLAY GAME)很有触动,喜欢,充满能量。

我愿把其翻译为:重启人生。

人的执着和欲望各不相同,很难从自己的角度去想,他们/她们为什么如此痴迷一些事物。

他们狂热追逐的事物,或许是奢侈品包包,或许是限量版球鞋,我不能理解他们的爱好。但可以想象,那种喜爱,就好似我看到可爱的东西,会不自觉的露出老奶奶慈祥的微笑,看到duangduang摇晃的卤猪肘子,想要吃到的吞咽口水。

或来自基因记忆,或来自环境驯化,都是人的欲望呐,不分高下。

有一天,当我朦胧的意识到,我吃下的每一口食物,都有其他生命在消逝,那些对食物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