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下午去医院,听医生讲了下手术事项。要点如下:

1.结节挨着气管,从b超上看,有侵犯气管包膜,切除时会存在切不干净的情况,如果手术时看侵犯情况严重,得整个甲状腺切除,然后做碘131(多住一个礼拜)。

2.住院有饭吃,会送到病房,办理住院需要预付2万(真贵,我准备到时候刷花呗),出院多退少补。

3.下巴下面的淋巴肿胀是炎症,目前的淋巴检查数据,转移到下巴和对侧淋巴的概率不大(放心一点)。

4.出院后一个月才能吃鸡蛋鸡肉鱼汤之类的食物,出院后可以吃猪瘦肉,炒菜得少油。

其他的得等住院手术在看了,就这样吧。

给老朱做的向日葵包和帽子,预计今晚完工,收个尾。老吴送的我生日礼物,居然还有需要我钩织的部分,准备明天下午住院前搞定。

工作上某同志,最近给提交了一堆积压的劳务,赶工后,今天基本完成。剩下的一个单子,数额过大资料提交不充分,急不来,还得是端午后整。

老家一切安好,我爸不让他来了,一个路上时间久,且我啥也吃不了,准备术后恢复一段时间,我回去一趟。

嗯,一切都很井然有序,没得太急的事务待处理,安心去手术喽,出院后准备事必躬亲,吃食上尽量不下馆子,都自己制作了。

还有这次生日,宝的礼物我希望是陪我考试,软考高项,不管结果如何,备考的过程很期待,加油💪🏼。

昨天下午去约手术,第一个进去,被告知需要重新挂号,于是去服务台加了个号,两百多,专家号确实是贵的。

新挂的号签到后等叫号,从两点等到三点多,叫号机好久没动静,过去诊室门口看,一堆人在排队,队伍里的大爷说医生不叫号了,都得排队,他的号子机子上都过了也进不去。

行吧,那就排着呗。排了半小时,眼看着前面还有三个人就到我了,护士站的小姐姐过来说,不要排队等叫号,然后挨个看了号子,我前后都是复诊的,护士问我咋第一轮都没看呢,我说没叫到号,最后的结果是按当前排着。

排我后面的大姐很着急,我说我很快的,就约个手术,五分钟内肯定能说明白。

于是,到我的时候,很配合,让做基因检测,那就开,让手术,那就约时间。当然之前查过,心里知道需要的流程。有一点新被告知,左侧的淋巴从检查的数值看,也有问题的,已经转移上去了。

这个过程,我试图告诉医生,因为左边的结节有问题,穿刺时只侧重检查左边的淋巴,而我生活中经常觉得整个下巴处的淋巴胀痛,且摸着有肿块,希望住院后可以整个脖子的淋巴都做个b超。但被医生驳回了,他说现在哪边有问题就专注做哪边,那好吧,听专家的。

每次过来,主任专家坐着看病,边上坐着一位女医生,电脑记录辅助他,窗户边上的机子处总是站着一位男医生,预约穿刺等都是他负责录入与说明。这次约手术也是他,我说由于b超看到结节挨着气管很近,希望可以约技术更好一些的医生做,他说是的,挨着气管也是挨着神经,比较复杂。然后他看了排班,告诉我时间并且说我的手术他主刀。

当时,我是真的一脸问号,并询问了医生名字,并不在某书上搜过的,该医院同类型病友们提过的口碑比较好的医生之中。我甚至觉得自己得被练手了,有些悲观,但我宝说能一直跟在专家身边,一定是他重点培养的医生,他不会砸自己的招牌。嗯有道理,放心一些。

有一点好的事,这个医生很温和,耐心,脾气也好,住院后我期望全淋巴检查的想法他能给更多的建议。


昨天回家的路上,想想居然哭了,有点好笑。我甚至觉得或许得写点什么,以防如有意外来不及交代。但今天想想,算了,真有意外也没什么好交代的,世界该咋转咋转,人各有其命,活着尚且管不着。

所以,随缘吧。没啥大的抱负,只希望活着时,每每抬头看那天空下的树杈子,可以心境开阔,无忧无虑。然后下辈子,就随机生成一颗树上的某一截树杈子,不用管向下扎根也不用管向上汲取阳光,有养分时就长叶子,没养分就光秃秃一枝,只管悠悠闲闲的静静看着这个世界,看看日升日落,看看动物们在林间穿梭......挺美、挺好

昨天下午做了甲状腺穿刺,淋巴穿了2处,结节1处,结果三天后出,假日顺延。

老家买房贷款时银行绑定业务,买的重疾险,恶性肿瘤可以赔付6.5万。算了算加上两人今年的公积金提取,刚好可以清掉我除贷款以外的负债。此时我是高兴且充满畅想的,反正都是手术,恶性还有钱回来,可以开始存钱,可以准备养崽,可以每月给家长打钱,好像一切都能往更好的方向发展。

没忍住,兴冲冲的和老爸讲了这个事,电话里他有些生气,他说他不信世上有白来的钱,挣钱有一辈子的时间,身体却不能有丝毫差错。我有点沮丧,连声答好的,知道啦。

在某书上看了很多同病例的,发现恶性的情况,复发和淋巴转移的概率很高,当然也有幸存者偏差的缘故,在上面提问评论的更多是有意外状况的人群。但也说明了,手术切掉不是万无一失永绝后患。这一刻,我想,去他妈的六万块,即使概率很小,也得是良性的啊,都得是。

其实当初骑车回家路上,畅想6万块的时候,有突然的很难过,切掉半个甲状腺,换来的赔付,像极了在出卖器官。而我还在感激,我的身体冥冥之中也在帮助我。以后得多多的照顾她,关怀她。

有点可笑和讽刺,当下,我只求一切安好。无论结果怎样,积极治疗定期复查,健康饮食,放平心态,好好活着。

今年的主题就是:去做有一点困难的事。把每一个小小关卡,当做锻炼意志的好帮手。不纠结于行动的方式、行动的可持续性、行动的结果,确定要做的事,就去尝试,找到身体与心理的极限,设置小阶段关卡,闯一闯吧。

今天骑车上班,小红车8公里45分钟,两处上坡,感觉还行。

妇女节没有给老妈准备礼物,老爸和我电话,说她和他讲我不是东西。于是,关了电话,在饿了么下单了一些水果,希望她得到了她想要的关怀,也希望我不较劲,放下这件事。

发现自己很介意或者说害怕别人的批评和否定,虽说在这样环境下长大,居然还是没能免疫。尽管我知道别人口中的我不是完整的我,但一想到将来,我的小孩接触到的外界充满了对她妈妈的各种否定,她因此觉得她的妈妈就是如此的妈妈,我真的会非常非常的难过。

刚老吴问我昨天不高兴,是不是她的朋友来玩,整很晚吵到我了,生她的气。我笑她瞎想啥,是我自己的问题,如果生她气,很明显的她和我说话我会不爱搭理人没笑脸,不用猜。我说导火索是我妈的话,加上他长久的否定,心里憋着烦,闹别扭想自己出去走走散散心。她说她有点理解,让我有事别自己琢磨,容易钻牛角尖。她说我很需要被肯定,看到这句话我控制不住就哭了,妈的,有点没用。

不想了,越想越停不住的眼泪,讨厌自己这样,还在公司里,真尴尬。

反正已经想通了,多思考多行动,对自己的事情上点心。我管不了这个世界上其他人怎么生活,但可以管好我自己。如果原本是自己照顾自己的活儿,别人帮忙分担了,得心存感激表达感谢。不要因此偷懒和懈怠,有关怀就知恩,没有也能自立。

加油,好好干,今年的目标是把我的负债清零。

年后搬家了,还是和吴同学做室友。由于最近下雨频繁,楼前有河,屋里潮湿度每天都在70以上。于是,我买了蘑菇菌包和木耳菌包回来种,定了早晚的闹钟给它们喷水。

本来是放小卧室里的,刚查询饲养手册,说蘑菇成熟后会孢子乱飞,就担心潮湿的屋子里将来可能会到处长出蘑菇,于是,准备回去放鲜少有人走的楼梯间。

这次租房有燃气,炒菜很快,遗憾的是目前家里做饭的活我排不上号了,毕竟厨艺垫底。然后层楼在30层,秒表试过电梯上来接近1分钟,哈哈哈,真的有些漫长。

年前看到某电影的宣传相关,有种说法,当自己很难保持自律的时候,可以尝试他律。于是,我就想操作的可能性。首先不管是什么律,目标是促进自己能力的成长,提升专注力和耐心。

他律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自律,可能包含着自尊心,不愿被看扁,不愿连累他人等等心态,是从外部找一个让自己可以继续下去的理由。

有个难点是,我喜欢通过自己的尝试实验,得出确定的适合的方案。也就是常被身边朋友说的,听不进人话的犟种。哈哈哈,其实这样有利有弊,我的脑子通常反应不快,只有自己了解原理,真正想通的事情才能举一反三转化成经验,听来的建议真心是记不住,我把这归结为是身体机能不足的锅。

今年我准备尝试看看,找到适合的方式方法。想在某音上发行动动态,督促自己前行,但又不愿露脸露音开评论,害怕处理不了太多业的介入。当然,这也是多想,人海茫茫,刚好路过刚好停留的善意和恶意并不会常见,更不论常来常在,如果有那也是我剧本里该有的故事线。所以,去做做看吧。

我预感今年会是很不一样的一年,在这一年我将成长很多。😊

没有人会小看你,如果有那人一定是你自己。

如果你选择没头脑,那么被轻视是必然的代价。

想要获得尊重,首先学会对自己的言行负责。

昨天去药店配的两盒药(6袋/盒)花了190元,一袋吃一次每天两次,只能吃6天。药店医师听了我的症状,推荐的治疗胃酸药,贵是真的贵啊。目前吃了两袋,效果不显,这会儿胃里还是感觉有小人在打架,不疼但是不得劲。

今天看了一篇文章,里面这句话很喜欢:本具圆满,无需他求。我突然就想,修行或许不是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,从来没有更好的自己,当下的自己就是最圆满的状态。我们修的不过是更多其他形态的真我,多尝试多体验。当然什么也不做,保存本来的状态,也一样可以。

还意识到,如果我老了,牙口不好消化不好,我将度过一段相当不快乐的时光,正如此刻胃不适影响的一点食欲,已经很让我苦恼。等那时再回来看看这篇文章,我大概可以释怀。

如果吃不了辣的就吃清淡的,如果吃不了硬的就吃软的,如果嚼不动软的就吃糊糊,不为了当下的变化而难过,不同的状态中总有快乐,这样的一生也挺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