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3年6月

我要编织一个世界,一个没有被任何已存在的理念束缚的世界,一个空的世界。

然后找一串喜欢的数字,像钉子一样,扎在那里,那便是我在这个世界的坐标,是我安放余生的地方。

接着边找寻方法边训练这个初生的“我”,从最基础的客观常识开始,重新认识这个世界。

观测、实践、记录...平静的循环着,用最简短、准确的文字描述这些过程。

不在迷茫找寻生的意义,只是书写余下的这辈子,我的所见所闻所感,所有的我。

事物之间不存在某种绝对的对立,而更多是以矛盾中和谐共处的方式成为稳定结构。
你也一样,你既不是虚无,也不是意义,你是站在两个世界中间的混沌。你只是需要学会如何去拥抱这种混沌本身。

infp
infp

infp-a
infp-a
infp-a
刷到MBTI性格测试更新了,去官网又做了一遍,不出意外的变回内向了。
大学时初次测试是infp,多年后再测是enfp。如今又回去了,有些失望,比起积极开朗的enfp,有些讨厌是infp的自己。那意味着,更多的不切实际,更多的幻想,更多的无用,更多的沮丧。

就好像努力开了一扇窗,跑出去溜达了一圈,又钻回来躲在了屋里。
“恕我直言,以我活了这么多年的经验,你没那个本事出去”“你总是这样,张嘴就来”“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再说话”......这些都是亲近的人常对我说的话,难过的是,内心里我对此供认不讳。

每每听到这些话,就会应激的跳起来反驳,最后无声收场。我晓得,他们讲的都是事实是真相,越来越觉得,我就是个烂人,一无是处,辜负了父母,也辜负了自己。浑浑噩噩的活着,没有信念没有目标,找不到方向。我不知道自己究竟热爱什么,做什么事可以一腔热血长久的坚持。

最擅长自言自语式催眠,让自己看起来活泼快乐。在深究后,便垮了散了,内核是空的,没有支撑的柱子。看过的听过的,很快就忘了。伴侣说随意的态度是我毛病的根源,我深深认同,但依旧无力,顽疾难治药方难寻。


或许,当我在遇到一件事时,应先从已有的渠道收集更多的信息,制定有效的计划,确定开始后,尽全力的确保这件事,有头有尾的结束掉,不论是什么结果。总结后,在下次遇到事件时,能成为可参考的信息,正向循环。

很奇怪,病人时常并不是对治疗顽疾的药方毫无头绪,只是到嘴边的药无法服用进去,或者不能吸收。

也许内心里,他们不相信自己的毅力能够用完这些药,不相信这个药能治好当下的毛病,不相信治愈后的自己没有其他顽疾,不相信自己真的能彻底好起来,不相信这个世界需要病着的或康复的自己。

编辑于23年10月17日
哈哈,难得的没有隐藏的一篇有些负能量的文章。其实现在看来,是积极向上的enfp还是自怨自艾的infp并不重要,他们都是某个时刻的我,都很可爱。😊

最近在喜马拉雅听卖报小郎君写的《灵境行者》,其中第680集最后的东西~第692集徇私枉法(书中第五十四章~第五十八章),演播的很好,文笔也很好。

人世间的善与恶仿佛无法用清晰的界限去衡量。张叔和魏元洲原本都是可怜的人,命运降临的苦难使灵魂备受折磨,内心压抑的汹涌洪流没有宣泄的出口,最终他们都选择了用伤害去治疗伤痕。

听完他们的故事,我知以暴制暴未必正确,却也对规则与秩序充满困惑。命运不曾善待他们(或他们被遮蔽的眼看不到光明,被蒙住的心感受不到温暖),无路可走时,又该如何选择。

以下是书中傅青阳的话,看到这个我有些感触,便记录下来。

“从人治到法治是人类文明最大的进步,也是最宝贵的财富,圣人会死但秩序不会。我们永远不可能做到绝对的正义和公平,法律的目的也不是维护正义而是维护秩序,只有稳定的秩序才能让人类文明持续下去。元始,秩序才是对弱者最好的保护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“但是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,当公义被强权所迫,当冤屈无法伸张时,我们也要适当采取结果正义。以后当你无法控制自己的戾气时,想想这句话想想是不是真的已经无路可选,非极端不可。”